片名题词:韩德彩 顾问:戴顺智 方 明
策划:王 坚 制片人:王 坚
撰稿:沈 红 王 坚
解说:沈 红 剪辑:沈 红
网络视频制作:吴祖康

《方守义先生在南京》解说词
 

在中国南京风景秀丽的紫金山北麓,有一片座落在青松翠柏和绿草丛中的抗日航空烈士墓群。沿着公墓中的石阶拾级而上,就是闻名中外、气势雄伟壮观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群。高大巍峨的主碑形似飞机的两个机翼直插蓝天,又犹如大写的“V”字代表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副碑即英名碑,是由三十块高达3米,宽5米巨大的黑色磨光花岗岩构成。它们以扇形排列,纵横有序,恰似飞机的编队,再现了“飞将军”当年的英姿。英名碑上首批刻满了3300多名与日寇拼死搏斗的中外抗日航空烈士的英名。它无言地向人们诉说着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空军、前苏联红军、美国援华航空志愿队以及韩国的空军将士们为正义而战,英勇无畏,与日寇殊死搏斗,血洒蓝天的英雄壮举。主碑前的两座雕塑:“并肩出击”和“胜利归来”以及主碑底座四周2,4米高的浮雕再现了当年空中勇士们奋勇杀敌,血捍长空,前仆后继,视死如归的英雄形象和壮丽场面。

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也是独一无二的国际性刻有名字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

这座丰碑从筹备到建成历时四年多,它既得到中央和各级政府的赞同与支持,又得到海内外华人的拥护和捐献,是中华民族大团结的象征。

缅怀抗日先烈  决定筹建抗碑

一九九一年三月,中央有关部门同意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内修建一座《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日作战中牺牲的三千多位中外航空健儿的英名镌刻在英烈碑上,以缅怀先烈,教育后人。对此,中共江苏省委和南京市委十分重视。从一九九一年十一月起即开始着手筹备。当年十一月十一日召开了会议,作出了部署,成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梁尚人,副组长是邢海帆、王坚。一九九二年五月八日,南京航空联谊会正式成立。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中共江苏省委副书记曹克明召开会议,听取建碑情况汇报,研究建碑中存在的问题,确立了建碑资金来源,成立了建碑领导小组并自任组长。在协调小组的统一领导下,建碑工作健康、顺利地开展起来。

这座丰碑是由江苏省人民政府出资150万,南京市人民政府出资140万,海内外各界人士捐款200多万元,在国民政府1932年建造的航空烈士公墓内,于1995年9月3日修建而成的。

为了建造这座丰碑,我国老航空界人士、两航起人员,现任新加坡义信集团公司董事主席方守义先生个人捐款就达150万元人民币。因此,作为主要捐款人,方守义先生的名字与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南京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在1993年的5月,在鲜花盛开的季节里,我国老航空界人士、新加坡义信集团公司董事主席方守义先生应北京航空联谊会和南京航空联谊会的共同邀请,千里迢迢,从新加坡风尘仆仆地赶到南京,参加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奠基典礼。这是方守义先生在四十年以后第一次踏上南京的土地。为了迎接方先生的到来,南京航空联谊会副会长王坚和顾问王振茂来到了飞机的云梯旁。年近七旬的方先生拖着行李车,最后一个从机舱的后门下来了,王坚副会长快步迎上前去。方先生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朴实无华、平易近人。十几年过去了,人们仍然对他和蔼可亲的形象记忆犹新。

为了筹建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方守义先生慷慨地捐献了巨款,又动员他在海外的好友印度尼西亚的林绍良和林文镜先生捐了50万元人民币。方先生的爱国热忱深深打动了千千万万南京市民的心灵,人们为他的义举感动了。在南京航空联谊会首席顾问梁尚人和副会长王坚地竭力推荐下,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方守义先生为“南京荣誉市民”的光荣称号。从此,方守义先生就与南京这座古老而又美丽的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

参加奠基典礼,决心捐助巨资,

1993年5月6日上午,方守义先生在北京航空联谊会李纯副会长和南京航空联谊会副秘书长刘祥祺的带领下,来到南京太平门外王家湾航空烈士墓牌坊前,在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奠基典礼的来宾簿上用毛笔庄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位身着二战时期美国驼峰飞虎队员飞行服,胸前挂满勋章的美国老飞行员,在方守义先生旁边也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飞行服背后是当年国民政府为便于中国人民救助美国来华助战飞行员的识别标记。

方守义先生在奠基典礼的主席台上。

各位来宾发言,美国援华助战航空部队的陈纳德将军的遗孀陈香梅女士委托代表致词,美国驻华武官和俄罗斯驻华武官讲话,老航空界人士新加坡义信集团董事主席方守义先生讲话“各位同胞、女士们、先生们”。方守义先生说:“今天我代表东南亚一带的海外华侨及抗日航空烈士的家属来参加奠基典礼。”“我看到今天许多美国朋友来到这里,我感到非常欣慰。这些美国朋友付出了热情和时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他们是代表了当年为帮助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英勇奋战而献身在中国土地上的美国英雄和烈士的家庭。”的确,中国人民永远都不会忘记,50多年前,由陈纳德将军创建的美国飞虎队,在中国人民抗击日寇最困难的时刻,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这些美国人民的儿子,用他们的威武和勇敢,用他们的热血和生命为中华民族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方守义先生在奠基石上培土,并与当年的美国驼峰飞行员合影,拥抱握手,中美苏三国飞行员合影。

方守义先生与驼峰飞行员中国旅行团合影

方守义先生在孙中山总理题词的“航空救国”亭前沉思

在海内外航空界暨有关人士建碑联谊座谈会上,方守义先生说:“女士们、先生们,我来到南京参加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的奠基典礼,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我代表海外东南亚一带的南洋华侨和烈士的家属。当年这些华侨回国纯粹是为了爱国,为祖国、为中国回来参战,牺牲的也不少,他们现在也希望把烈士的坟墓和纪念碑建起来,使他们世世代代的华侨回来可以看望”。

北京航空联谊会副会长华人杰先生介绍了方守义先生来南京的经过。他说 “最近两岸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方先生刚到新加坡参加完印尼侨领林绍良先生为汪辜会谈举行的招待宴会后,方先生又很快赶到上海,下午2:00到达上海,买不到飞往南京的飞机票,也买不到到南京的游览车票,他就坐着普通车,晚上12:00赶到南京,今天一早上就来参加我们的会”。

台湾飞行员李慕白说:“我是航校12期学员,与日本兵拼过命,见过红,我是台湾来的飞行员,我们在台湾一谈就谈到大陆,因我们有血缘关系。”

中国航空博物馆馆长说:“我听了方先生、李先生的发言很受感动,这说明海峡两岸的航空界的同胞心都是在一起的,血是流在一起的,世界各地所有华人同胞都为建纪念碑做努力!”

抗日航空烈士梁鸿云的女儿梁孟霞女士说,我的父亲就是在8.14空战中牺牲的,今天建立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很有意义。可以使我们缅怀先烈,不忘过去。

会议结束时,北京航空联谊会会长邢海帆先生逐一介绍来宾,有华人杰等。

当晚南京航空联谊会在丁山宾馆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招待远道而来的海内外航空界的朋友和100多位专程从美国赶来的驼峰飞行员和烈士亲属。

在宴会厅中,方守义先生坐在南京航空联谊会会长韩德彩将军身旁。

王坚副会长介绍来宾,江苏省委副书记曹克明、南京空军韩德彩中将、省政协副主席沙人林,省政协秘书长吴荣、美国驻华使馆副武官胡罗文先生,俄罗斯驻华使馆副武官波波夫先生,新加坡老航空界人士、义信集团公司董事会主席方守义先生,台湾航空界人士李慕白将军,以及北京航空联谊会会长邢海帆先生,广州航空联谊会会长陈利,还有美国驼峰飞行员旅行团100多人。

宴会在友好欢快的气氛中进行

在长达一年的设计修建抗日航空纪念碑的过程中,江苏省和南京市的领导以及方先生都十分重视。

1994年9月22日,方先生来到南京,早已等候在机场舷梯旁的王坚会长立刻迎了上去。方先生心里惦记着抗碑,他顾不上休息,从机场一出来就立刻乘车来到抗碑建设工地视察。

方先生一行沿着石阶缓缓而上,方先生在一排烈士墓前默哀。

方先生久久地凝视着烈士牌坊上的大字“精忠报国”“英名万古传飞将 正气千秋壮国魂,” “气壮山河 ” “捍国驰长空,伟绩光昭青史册   凯旋埋烈骨,丰碑美媲黄花岗”, 他眼前仿佛又出现了50多年前他的飞虎队战友们在空中与日寇搏斗,血洒蓝天的壮烈场面。

方先生在烈士牌坊前留影。

在建碑工作中,南京航空联谊会积极配合主动承担了组织协调和筹款的任务。

南京航空联谊会副会长王坚在方先生的影响下更是全力以赴,全身心地投入到建碑的工作中去。

王坚同志:“这里原是国民政府在1932年建成的抗日航空公墓。航空界人士从1985年开始在全国政协会上提案,重新修建抗日航空公墓,后来国家专门拨款修好了公墓,在海内外影响很大。北京航联会提出在此基础上建立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这样既是缅怀了抗日航空先烈,又对先烈们的家属是个安慰。更对我们后代是个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和场所。我们采取了集资修建的形式,省政府和南京市赞助了290万元人民币,海内外捐款200多万元人民币,特别是方守义个人捐款150万元......现在60面墓碑上刻了3304名中外抗日航空烈士的英名……”

《抗碑》按期建成,揭碑仪式隆重

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下,在社会各界大力支持下,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于1995年8月28日胜利竣工。1995年9月3日江苏省政协举办了盛大的有海内外各界知名人士参加的“抗碑”落成典礼和“揭碑”仪式。首批刻在英名碑上的中外航空烈士3304名,(即中国880名,前联苏236名,美国2186名,韩国2名)

党政军各界代表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省市政府。政协、民主党派以及北航、南航代表敬献花篮,俄、美代表敬献花篮。

在这一天,江苏电视台、南京电视台以及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组都在新闻节目中报道了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的揭碑典礼,特别是中央电视台在焦点访谈节目中还做了专题报道。

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的建成,在海内外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获得了海外航空界人士的一致好评。它是中华民族大团结的象征,是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象征,它体现了中华民族在日本侵略者面前,不畏强暴,拼死抵抗,前赴后继,奋勇杀敌的英雄气概;它代表了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苏联人民、韩国人民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用鲜血和生命凝成的战斗友谊;它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一个光辉亮点,也是全世界人民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的历史见证。

60年过去了,悠悠岁月无法忘怀这场共同浴血奋战的生死之交;浩瀚的太平洋也割舍不掉这段用鲜血凝成的战斗情结,人们在心底珍藏着这份情感。

十几年来,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成了联系世界各国航空界人士的桥梁,也是联系海峡两岸航空界人士民族感情的纽带。至今已经有俄罗斯、美国、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加拿大、意大利、阿根廷、台湾和香港12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型团体和重要人士以及烈士家属共261批,1242人,来到抗碑前凭吊瞻仰。

其中有俄罗斯空军元帅尼?米?斯科莫洛霍夫,大将费?列?戈沃罗夫,美国飞虎队创始人陈纳德将军的遗孀??美籍华人陈香梅女士,韩国空军原参谋总长金信将军,马来西亚国阵党(执政党)副主席麦汉锦爵士,印度尼西亚林氏集团总裁林文镜,建设“抗碑”的主要捐款人、南京荣誉市民、新加坡义信集团公司董事主席方守义先生以及台湾荣承恩、徐华江将军等,还有美国飞虎队、14航空队、驼峰协会等大型团体13批,577人,海内外抗日航空烈士家属141批,225人,每年的清明节还有无数的大、中、小学生来到这里悼念先烈,这里也是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教育基地。

方先生与南京航联心连心

1994年9月24日,方先生在南京航联会副会长王坚和北京航联会长华人杰夫妇等人的陪同下,拜谒了中山陵。方先生与王坚合影。

2002年1月31日南京航空联谊会名誉会长,两航起义人员方守义先生在南京航空联谊会常务理事、两航起义人员阿根廷籍华人王惠德先生的陪同下,特地从江苏太仓专程来南京参加年会。方守义先生同广大会员共210多人欢聚一堂,喜气洋洋。方守义先生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我今天来参加这个会很高兴,我们华人,身在海外,心系祖国,过去,旧中国一盘散沙,外国人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我们心里很难受,希望祖国早日强大起来。如今,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这个愿望实现了,我们很开心。南京航空联谊会在韩将军领导下,在王坚先生运作下,工作很好,我深表感谢。新建成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在海外影响很大,我们再把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建起来,那影响就更大了。过去我支持建纪念碑。现在,我支持建纪念馆,纪念馆一定要建起来,这对后代有很大的教育意义。希望你们团结一致,工作更完美,希望南京航空联谊会进一步发展壮大,再存在50年,100年。“

在2002年清明节南京航联会举行的烈士家属座谈会上,北京航空联谊会会长朱京蓉说:“来宁前,方守义先生曾召集我们在一起,告诉我们他老人家支持建设《抗馆》,他甚至立下遗嘱,即使身后也会使捐赠资金得到落实。”

2002年9月20日南京航空联谊会主要领导人会见了前来南京参加金秋恳谈会的名誉会长方守义先生。双方就筹建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的经费和资料筹集等问题进行了商谈,并达成共识。方先生高度评价了南京航空联谊会成立十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并且特别希望在建馆中多做工作,在内外联络中多做贡献。

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南京航空联谊会决定与江苏广播电视台联合拍摄12集大型纪录片《血捍长空》。该片反映60年前中国空军和援华的前苏联红军及美国航空志愿队在中国抗日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英雄事迹和烈士们的献身精神,以此缅怀和纪念在抗日战争中血洒蓝天的3000多名中外抗日航空烈士。

2004年9月18日,82岁高龄的新加坡义信公司集团董事主席方守义先生特地从新加坡赶到南京参加在“抗碑”广场前举行的《牢记历史、勿忘国耻,“血捍长空“开机仪式》。

方守义先生在开机仪式的讲话中激动地说:“73年前的9月18日这个日子对我们中华民族来讲是一个悲惨的日子,我们决不能忘记。”

方先生回忆了当年他为报效祖国,从马来西亚归来报考空军,参加抗日的情形。他很激动地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才有今天的繁荣强大,这是很不容易的。我们要继承先烈的遗志,牢记历史,努力奋斗,振兴中华”。

参加开机仪式的还有5位老航空界人士:新加坡的何永道先生,香港的阮文浩、马豫先生、北京的彭嘉衡先生、天津的何其忱先生。老飞行员彭嘉衡先生是印尼归侨,也是方守义先生的好友。在抗日战争中彭嘉衡先生是中美混合大队的飞行员,他与美国飞虎队员并肩作战,冒着敌人的炮火出征。彭嘉衡与日寇打了64场空战,战绩卓著,1945年8月年被美国政府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这是一位活着的抗日英雄。当满头白发的彭嘉衡、何其忱先生在英烈碑上找到6位同期同战斗部队的战友的名字时,不禁泪眼唏嘘,十分激动。彭嘉衡先生抚摸着英名碑上这些战友的名字深情地说:“我们要永远记住这些在对日空战中英勇无畏、为国捐躯的战友”。

老飞行员们盛赞方守义先生捐资修建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是一件功在千秋万代的好事。

五位当年对日作战的战友几十年后在南京见面十分高兴,方先生于18日晚上在古南都饭店和老战友们欢宴座谈。

义薄云天,信达四海

方守义先生具有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操和高尚的人格魅力。

方守义先生是马来西亚华侨,祖籍中国福建,他生于马来西来亚。日寇侵占马来西亚后他的一位叔叔和其他几位朋友被抓走,至今下落不明。方守义先生耳闻目睹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激起了对敌人的刻骨仇恨。1940年,18岁的他怀着抗日的信念,回国报考空军航校,参加抗战。他在中国空军第五大队(中美混合大队)任飞行员。他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一心只想打日本鬼子救中国。方先生说:“有人说我们当时的抗日是代表国民党,那不对,我们抗日代表的是人民,代表的是整个中华民族”。

1949年11月9日方先生放弃了在原中央航空公司任飞行员的优厚待遇。在香港参加“两航”起义,回到北京,在北京民航局工作。

1957年方守义先生经周总理批准出国,以华侨身份移居新加坡。临行前,民航局还特意为他举行了欢送会,并给予去香港的免费机票。几十年过去了,方先生谈起这些还说:“我深受感动,至今难忘”。

1995年9月4日下午在南京的部分两航起义人员,与来南京参加“抗碑”揭碑仪式的方守义先生在金陵饭店举办了一次小型的“两航”同仁欢聚畅谈会,同仁们在题有“故乡月光明、两航情谊深”的纸页上签名,后又合影留念。

在这次座谈会上,方守义先生说:“我参加‘两航’起义后回到新中国。在新中国的短短几年时间内,我感到最大的收获是,我看到了祖国的光明前途”。用他的话说,就是“共产党是关心老百姓的,是维护国家尊严和荣誉的”。1957年后他到了国外,更深深体会到海外华侨的命运和祖国的命运息息相关,只有祖国强盛了,海外华侨才会受人尊敬、才有地位,因此,虽然他在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澳州、美国和英国都有投资经营,事业正处在如日中天的发展阶段,但他那颗海外游子之心时刻怀念着祖国,关心着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改革开放以后,他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看到祖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感到由衷高兴,决心直接投资祖国建设,为祖国作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方先生本人及其它几位爱国华侨在国内共同投资了一些工业企业,如船厂,化工厂,油码头等,直接投资超过一亿美元。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方守义先生的好友潘国定老前辈,在抗日战争中,潘国定先生飞驼峰多年;在两航起义中,他驾驶的飞机“空中行宫”是领队长机;在建国以后,他又是中国民航首飞拉萨,完成‘世界屋脊飞行’的第一人,为中国驾驶员在世界航空史上书写了杰出的篇章。在潘国定先生的影响下,方守义先生为祖国建设做了大量的工作。”

方先生说,“凡是参加抗日的空军人员,不论中外,我都十分崇敬。”他缅怀英烈,一往情深,他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精神不单突出地体现在他为建立《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的巨额捐献中,我们还从他细微的言行之中,感受到他所具有的崇高爱国主义精神和深藏在心中的对抗日航空烈士的绵绵情谊。1995年9月3日上午,方老参加了“抗碑”的揭碑、凭吊仪式,在当天下午,他又再次来到“抗碑”所在地,在烈士碑前敬献了鲜花,寄托哀思。在两航人员座谈会上,他深情地谈到高志航、阎海文等烈士,他讲阎海文的悲壮殉国令敌人也敬畏地誉他为[支那空军之勇士]。在座谈会即将结束时,他还非常关切地对王坚副会长谈及,为抗日牺牲的美国飞行员肖特烈士生前已婚并有后裔,应设法与他们取得联系,以慰英烈。计划不久再到南京时,将和王坚副会长一起去苏州看看肖特烈士之墓,愿出资将该墓复制,并将复制品移到“抗碑”碑地,以便大家凭吊。

抗碑建成后,方守义先生从1996年开始每年捐款10万元,作为“抗碑”备用;他还表示要立下遗嘱,身后将他的财产捐一部分做维护“抗碑”之用,他还承诺为建设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捐款150万元。方老还热心的帮助抗日航空烈士的家属解决生活困难等问题。在1938年“4.29”的武汉大空战中,以座机撞毁敌机被誉为“中华之魂”的陈怀民烈士的胞妹陈难,过去是位很有影响的人物,现年老多病,两次骨折,生活极其困难,方先生知道后补助她1万元,陈难对此感谢不已。

方先生年逾古稀,体能犹壮,形貌清癯而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谈吐诙趣。虽经数次手术,仍常飞赴世界各地处理繁忙业务,他周旋于豪富场中,却衣着简朴,食尚清淡,不沾烟酒,平易近人。脸上总是露着谦和的微笑。他治家有方,教育孩子要做到三点:其一、不抽烟、不喝酒、不